小皇后驾到一百八十五谁的记忆网络

2020/09/19

小皇后驾到 一百八十五 谁的记忆

龙骧的心中,有点淡淡的苦涩,还有更多的是说不上来的情感,是该开心,她忘却了身上背负的太多东西,还是该难过?

龙骧静静的看着面前裹在被子里的齐颜,那个面容,那个清清的眼神,她的眼神透过了龙骧看向了不知道宫殿的某处,似乎想要想起什么。

龙骧悠长的叹了口气,伸出手,缓缓的摸了下她的脑袋,那柔软的发丝跟记1、paypal是全球性的忆中的一样,如同绸缎一样。

她的眼神慢慢的聚焦在了龙骧的身上,她的脑袋趴在了拢起的膝盖之上,像猫一样的享受着头顶上的温暖。似乎忘记了刚才见到龙骧的第一句话:你是谁。

御医说,齐颜是受到了什么刺激,强烈的刺激,才会晕倒,才会如今短暂的失忆。她到底看到了什么?或者说,那王珏对她做了什么?虽说知道王珏对她起不到什么伤害,龙骧却不由得对王珏有了点怨念。

“你,知道,我是谁吗?“那宽厚手掌之下的齐颜突然喃喃开口。

“你,是我,是寡人,最宠爱的妃子。“龙骧温柔的说。他的语气很轻,他的微笑很暖。

齐颜抬头,对上了龙骧的笑容,歪着脑袋,轻轻的说:“那你一定不够爱我,不然为什么,我都不记得你了?“

“哈哈哈,也许,我们之间的感情,总是夹杂了太多的东西。“龙骧对这般无理,直接的话,觉得有点意思。

只要你能拿出证据来“是什么东西?“齐颜好奇地问。

“太多了,寡人,数不过来了。若是有一天,这天下稳固了,也许,寡人就可以给你最纯粹的爱了。“

“那我,还要等多久,一年?十年?还是一百年?“齐颜低下了头,脸上带着淡淡的忧伤。

“你等了多久?“龙骧,也不知道,这句话,是什么意思,脑海里突然蹦出来,自己就问了出来。

“我,等了好久,好久,却没有等到。“

“你在等谁?“龙骧问道。

齐颜缓缓的抬起头,注视着龙骧的眼睛,手慢慢的抬了起来,抚上了龙骧的脸庞,轻轻的说:“我在等你,等了很久,很久,你都不来找我,我只好,过来找你。“边说,头靠在了龙骧的头上,齐颜跪坐在床上,双手环住了龙骧的脖子。龙骧并没有拒绝,他有种感觉,这个时候,这个温暖的拥抱,齐颜不再是颜徐,而是另外一个人,而自己,也不是龙骧,似乎,也成了一个熟悉的陌生人。

这一刻,似乎十分的美好,让人忘记外头刚起的秋风。也忘记了之前复杂的朝政之事。就这样,让时间停顿下吧,龙骧也渐渐的合上了眼睛,手环住了齐颜细小的腰肢,那从手掌中传出来的温暖,让人真实的感受到了对方的存在。

这一个温暖,真的,等了好久,好久!

享受着暖玉在怀的龙骧,自然没有想到,另一边的王仪,正在路上愁坏了脑子。

王仪十分不确定的再次回头,问着身后的王亮,道:“你确定,帝上给的旨意是让我买点女孩子家的礼物,去拜访南临的使臣?“

“对啊,先生,你都问了第二十遍了。先生你不是过目不忘吗?难不成老了?“王亮掏了掏耳朵,道。

“我是不敢相信,竟然让我买点女孩子家的东西,让我买点读书人用的还可以,女孩子,我。“王仪叹了口气。

王亮说:“这帝上也是的,都不知道先生没有交往过女孩的经历,还让先生买女孩子用的。帝上,该不会。“王亮突然想到什么,一脸吃惊的捂着嘴巴看向饿了王仪,说:“先生,帝上,该不会是想让你,主动献身吧?“

王仪的脸瞬间黑了黑,抬手就是一拍,道:“你的脑袋里面都想什么,怪不得让你背的书,一个都记不住,敢情都被这些七七八八的挤出去了。“

王亮摸了摸自己的脑袋,委屈的跟着王仪说:“这不是为先生着想吗?先生,你实在想不到,就随便买些胭脂水粉什么的,女孩子不都喜欢这个。“

“你懂什么,送给一般的女孩,送点胭脂水粉什么就行,这个可是南临的使臣,送小了失了分度,送大了。“王仪突然停了口。

“送大了会怎么样?“王亮小跑的跟上了继续逛着市集的王仪。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“王仪耸了耸肩膀的说。

“来咯,客观,本店有最新的胭脂香料,绝对最上乘,就连南临,北疆西玄的人也是特意过来买的呢。“经过的一家盘面大的香料店旁,那出来揽客小二的话引起了王仪等人的注意。

王仪抬脚踏进了店面,小二立马殷情的迎接了上来,道:“这位客官,你想要什么?这里所有关于女性的一切都有。“

“你刚才说,这里的香料南临的人也特意过来?“王仪问道。

“哈哈,当然,这位客官一看就是第一次来。虽然南临那里香料是我们的千倍,但香料的酿造还是我们太平的强,你闻闻,这香味,这手感,绝对上乘,送人,必备佳品。“

那小二吹得天花乱坠的,而那王仪似乎也信了。

于是在店家的忽悠下,王仪买了数十匹染了香料的锦缎,还有那香气十足的胭脂水粉。

也许看见了王仪买起东西来,毫不客气,那店家小声的对王仪说:“客官,看你如此豪气,小店可有一样珍贵的东西,旁人我都不说,就问客官有没有兴趣。“

“哦,什么?“

“姜黄粉。这可是纯的姜黄粉,好东西啊,防防蚊虫,必备良药。“那店家神秘兮兮地说,声音虽说压低了,却也没有多少低。

“这个女孩子应该都会喜欢的吧。“这不,身旁的男人就听到了,这个男人穿着青色的长袍笑着说。

“可是南临不都。“王仪有些犹豫。

身旁的那个笑起来就看不到眼镜的男人说:“就算是南临,也有害怕虫子的,尤其是夏天。很多人,也都为求姜黄粉而不得呢。况且是还添加了香料的姜黄粉。“

“对对对,客官,这个姜黄粉,可是我费了老大的劲儿才弄到手的,万分的珍贵。这种纯率高的姜黄粉,用的可是西玄的硝铜呢。“那店家急忙推销。

王仪点了点头,道:“那这个,价钱?“

“是其它香料的三倍。“那个店家比了比三,笑着道。

最后,就是王仪,还有王亮,手上,捧着满满的礼物,来到了使馆面前,求见南临使臣。而那些礼物,高高的挡住了王仪的面容,那士兵过了很久,才认出了,面前的男人,竟然就是抚州的抚司,王仪,王大人。

宝宝脾虚吃什么药
鞍山专业治疗白癜风的医院
梅州正规治疗白癜风医院